又色又黄的软件

10月10日,周日。

乔梁更新了《回头是岸》全程攻略视频的第一期,然后满意地刷新着页面,看着沙雕网友的评论和弹幕,等着这期视频的热度不断提升。

评论区很快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沙发!!”

“终于等到了,感动!”

“啊,老乔的视频终于来了,先点个赞支持一下!”

“老乔这游戏思路好清晰啊,不愧是专门研究过的。”

“确实,乔老湿这个视频功课做得好足,基本上是以手残玩家的视角体验游戏的,一些很难打的地方也都有不错的通关技巧,太及时了!”

“很专业,而且也埋下了很多剧情的伏笔,给你点66个赞嗷!”

“脑子:我学会了!手:不,你没有。”

“感觉我和老乔玩得并不是一个游戏……他为什么玩得这么轻松?”

感受着沙雕网友们的彩虹屁,乔梁不由得洋洋自得。

飘雪季节学院风少女粉嫩清新甜美户外写真

我是专业的游戏解说,能跟其他人一样么?

乔梁自己对于这期视频也非常满意。

这期视频并不是一个侧重炫耀技巧的视频,而是站在一个普通玩家的立场上,为大家找到一个比较容易通关的方式。

当然,某些特殊的怪物,乔梁也会先存档,然后用多种方式通关,向大家展示很多种不同的打法。

除此之外,游戏中埋下的一些细节、彩蛋,乃至于对官方的考证,或者是对一些疑点的猜测,也变成了视频相当出彩的部分。

看着粉丝数快速增长,乔梁感到既欣慰又得意。

要感谢谁?

当然是要感谢裴总!

如果不是裴总提前把自己叫到京州体验游戏,哪能快其他up主这么多?

乔梁不由得想着,如果当初裴总没有让自己提前体验,那自己此时应该还在磕磕绊绊地尝试着通关,被游戏虐得死去活来。

要不怎么说裴总是亲人呢!

不仅邀请我去体验游戏,还根据我的意见对游戏反复修改。

这游戏能这么成功,肯定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吧?

四舍五入一下,我乔某人是不是也能挂个“《回头是岸》助理设计师”的名头了?

或者“《回头是岸》特约测试员”?

嗯嗯,都不错!

乔梁随便翻了几个粉丝的牌子,跟评论区互动了一下。

很快,这个被观众们称为“十月最强番”的视频就开始在排行榜上节节上升,先是登上游戏区排行榜,而后很快就向着艾丽岛的总榜冲刺!

乔梁翻着榜单上的视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up主名字。

是郝帅气!

他的视频标题是:当老外up主在link live直播《回头是岸》。

目前视频的热度也在飙升,紧跟在乔梁攻略视频的后面。

“咦,这哥们的效率也挺快的嘛,我来看一下国际友人玩得怎么样了。”

乔梁点开视频。

不得不说,郝帅气人如其名,确实挺帅气的,就是感觉人有点憨憨,很会搞节目效果。

这位外国的精神小伙是把自己在link live上面的直播录像给剪辑了一下,然后配上字幕和特效发到了艾丽岛上。

显然郝帅气的视频跟乔老湿是完全不同的路子。

乔老湿的视频是攻略视频,节奏说不上很快,但内容非常紧凑,整个路线都是规划过的,一切都像是按照剧本在走,让玩家们发出“这游戏竟然这么简单”的感慨。

而郝帅气的视频则完全是初见视频,里面充斥着各种小白被怪物虐杀的场景,直播中可能会在一个小怪面前死个好几次,而郝帅气把这些死亡镜头精简了一下,全都做成了节目效果。

郝帅气把自己的墓志铭写成了“he died”,再加上摄像头拍下的表情,让观众们都在这个视频中看到了自己玩游戏的影子,节目效果也相当爆炸。

从视频的弹幕上就能看出来,虽然郝帅气一直在死,但观众们反而觉得特别欢乐。

“哈哈哈哈主播又死了。”

“是我本人没错了。”

“这个he died就很灵性了。”

“建议主播二周目的时候把墓志铭改成‘草’或者‘菜’,绝对效果拔群!”

“腾达游戏扬我国威?”

“明明是让国际友人受苦,破坏国际关系!”

“死因:这个怪看起来不厉害。”

“从隔壁乔老湿的视频来的,一菜两吃,节目效果爆炸!”

“奇怪,这游戏自己玩的时候恨不得砸手柄,怎么看别人玩就这么欢乐呢?”

“球球主播去找个代练吧,真的看不下去了!”

郝帅气还在旁边备了一本大辞典,网页上开着诗词查询,经常是遇到一段剧情就要查一下是什么意思。

为了阻止外国人玩这游戏,裴谦当时特意在剧情中加入了很多诗词和古文,甚至把一些支线剧情的关键解谜内容藏了起来。

对于乔梁而言,虽然他的古文功底也不咋样,但好歹还是有一点,连蒙带猜也能猜出个大概。

但对于郝帅气来说可就是要了亲命了,经常是翻了半天大辞典也查不到,还得求助于一些同学和热心观众。

不过,每当郝帅气查到一句诗词的含义并破解开谜题的时候,他也会特别激动,非常有成就感。

裴谦倒是也想过搞原创诗词,这样就做得更绝一点,但没办法,这玩意要求太高了,办不到啊!

即使是文学专业的大学生也不会专门学作诗,就算大学生强行尬诗,效果肯定也比古人的那些经典诗歌效果要差得多。

而且马一群和朱兴安他们还忙着写剧情呢,没那么多时间字斟句酌地写诗。

所以游戏中的这些诗词,主要还是挑了一些比较冷门,同时含义又比较符合的内容,直接嵌入到了游戏中。

郝帅气靠着大辞典和诗词查询,费了很大的劲还真把这些谜题给解开了。

然后他还会向直播间的观众解释这些谜题的意思,引发一片“woo”、“lol”或者“awsome”的赞叹之声。

link live没有弹幕,但观众们依旧可以在直播间内发言,跟主播互动。

郝帅气也非常贴心地把这些国外观众在看直播时的发言给录了下来,并定期翻译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评论,在视频的最后展示出来。

比如这一期视频的最后,就展示了几个老外的留言。

“非常有意思的游戏,希望能看到更多!”

“谁能给一个这游戏的购买地址吗?”

“看起来这游戏是为真正的玩家准备的游戏,让人眼前一亮。”

“看起来内容很丰富,手感和画面也不错,已经等不及想看后面的内容了!”

“we need english!”

“日本語が必要!”

看到这些留言,乔梁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一边翻字典一边玩游戏可还行?”

“是时候让国际友人也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受苦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游戏这么硬核,也难怪符合这些外国玩家的口味。”

“给他点个赞吧。”

乔梁转发了郝帅气的视频,开开心心地互相蹭了一波热度。

……

腾达游戏。

李雅达看着《回头是岸》的游戏后台数据,又看了看游戏在tpdb上的评分,满意地点点头。

嗯,一片欣欣向荣嘛!

后台数据正在稳步增长,销量不断上升的同时,退款率也在快速下降,原本是20%多,现在还不到10%左右。

游戏在tpdb网站上的评分也在不断变化,现在的总分已经达到了8.1分,看起来未来一段时间还会持续增长。

最关键的是,再有几天就会有一些媒体评分出现了。

国内的游戏媒体要评测这款游戏,也得编辑部的众人打通关这款游戏之后才能评价。

《回头是岸》的难度这么高,游戏媒体的编辑们也是人,短期内没办法通关也不好意思评价,所以媒体评分这边一直是空缺的。

如果有几个媒体给这游戏打了高分,那么tpdb网站上的分数,肯定还要继续增长。

“裴总果然是运筹帷幄。”

“这两天裴总虽然不在公司,但游戏的发展完全符合他的预料,果然,这就是所谓的胸有成竹吧。”

李雅达不由得感慨。

再度点开游戏的评论区,却发现多了一些热评。

“we need english!”

齐刷刷的队列,而且还都是不同的id评价的。

李雅达不由得一愣。

刚开始她还以为这是有人故意捣乱的,毕竟这游戏都没在国外宣传,哪来的外国人?

但是粗略地看了看,发现类似评论还不少。

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李雅达很快确定了来源。

是一个叫“郝帅气”的艾丽岛up主在link live上直播《回头是岸》,所以才引发了一些国外玩家的注意。

看起来这些老外还都挺急的,毕竟《回头是岸》这游戏如果不懂中文的话玩起来太吃力了,游戏中的解谜内容基本上都只能放弃。

李雅达想了想,觉得还是得跟裴总汇报一下这个事情。

毕竟海外市场也是很广阔的嘛。

只要花点钱找个好一些的翻译,英文版做出来了之后就可以找海外的发行商进行宣发,再额外多挣一份钱。

想到这里,李雅达决定给裴总打个电话。

毕竟找翻译、找发行商这都不算小事,都得花钱,还是得裴总拍板为好。

“请示一下裴总,看看是不是要做个英文版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