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链接分享

老太太躺在病床上,故意直拔了电话给季越泽,季越泽听到奶奶竟然在医院,放下工作,立即就赶了过来,没想到,她一进病房,就看到裴盈坐在旁边,他表情瞬间一变

“老板……”裴盈赶紧一脸惶恐不安的站了起来。

季越泽直接走向病床旁边,老太太已经没事了,正靠在床上休息。

“奶奶,怎么了?怎么会来医院?”季越泽焦急的问道。

老太太指了指旁边坐着的裴盈:“是这个女孩子好心送我来医院的,我刚才一问,才知道她是公司的人,她人不错,好好培养人家。”

季越泽俊脸闪过一抹惊讶,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裴盈。

裴盈心虚的不敢去看季越泽,真怕他会看穿这一切真象。

“奶奶,怎么身边也不跟着个人就出门,知不知道这样我们会担心的。”季越泽温声劝道。“我也是刚跟几个朋友聚了,就想散个步,没想到突然胸口闷痛,下次我会注意的,现在送我回家吧,对了,这个女孩子要好好感激人家!”老太太目光和裴盈的对视

了一眼,裴盈眼含感激。

季越泽点了点头:“奶奶,放心吧,如果她救了,我当然会感激她的。”

“不不不,老板,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裴盈当然要做做样子了,谦虚的说道。

戴帽子的花颜少女清纯又性感

季越泽扶着老太太穿了鞋下床,走到裴盈的面前时,他低着声道:“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说完,季越泽就扶着老太太离开了,留下一脸惊喜万分的裴盈。

裴盈激动的捂住了自己的唇,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突然,季越泽竟然让她去办公室找他,不知道他要怎么感激自己,光是想想,就好开心。

季越泽开着车,把老太太送回家,路上,老太太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最近工作怎么样?忙吗?”

“挺忙的,奶奶不必担心,我能应付得了。”季越泽低声答道。

“和白依妍还有联系吗?”老太太直接问道。

季越泽心头一咯噔,俊容上却不动声色,轻声道:“没有!”

“很好,既然答应过奶奶不会再跟她联系了,奶奶当然就相信,不过,如果白依妍不知死活的来纠缠,奶奶可不会放过她的。”老太太气恨恨的哼出声。

季越泽皱了一下眉头:“不会的,她不是那样的人!”“还在替她说好话是不是?小泽,奶奶时间也不多了,如果还想让奶奶多活几年,就不要让奶奶伤心,等奶奶走了,们爱怎么在一起就怎么在一起,我也管不着们

了。”老太太说着,捂住了唇哭了起来,显然也是真的很伤心,觉的小孙子骗了自己。

季越泽心乱如麻,赶紧将车靠边停下,温柔安慰老太太:“奶奶,别哭了,身体刚好,医生说不能再激动了。”

“要时刻记住父亲是怎么死的,不能做个不孝子,知道吗?”老太太抬起手,往季越泽的手臂处重重的打了一下。

季越泽整个人一震,神色僵住。

“我会记住的!”季越泽咬了咬唇,愧色道。

“记住就好!”老太太此刻也有些疲累了,靠在椅背上,没有再说什么了。

季越泽开车把她送回了季家,兰悦走出来,看到老太太和小儿子,不由的一愣:“妈,怎么跟小泽在一起?”“奶奶刚才在路上差一点就晕倒了,刚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妈,先照顾一下奶奶,我先走了!”季越泽扶着老太太进了客厅坐下,又温柔的叮嘱了兰悦,这才开车离开

了。

季越泽开车都有些心不在焉了,奶奶刚才老泪纵横的样子,真的让他心疼,奶奶这么高龄了,还在为他的事情操心,他是真的不孝。

回到他的家,季越泽虚脱了一般坐在沙发上,这会儿,窗外的天色黑透了,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白依妍乘坐的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

“小妍,再给我一点时间吧!”季越泽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半倚在吧台上,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喃喃自语。内心深处,莫名的孤单,低头抿了一口酒,冰凉的酒液一直冷到他的胃里,他薄唇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没想到,曾经自以为很洒脱的自己,最终却还是被情网所困,争

不脱,逃不开。

第二天清晨,裴盈站在衣帽室里,不停的挑着自己的衣服。

已经换了不下十套了,可是,每一次,她都觉的不满意。

望着整个衣柜里自己精挑细选买回来的衣服,一脸的嫌弃之色。

“对了,我可以去白依妍的房间里找一套出来穿,季越泽那么喜欢她,肯定也会喜欢她的着装打扮的。”裴盈这样想着,立即就转身去了白依妍的房间。

白依妍的衣柜里挂着几件外套,其中有一件是卡其色的短款外套,上面还有白色的兔毛,裴盈拿了过来,穿在身上,整个人竟然一下子就显的清纯了起来。她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在成人衣镜里转了一圈,其实白依妍买的东西,她都很嫌弃的,总觉的跟她的气质一样土气,可现在,她却需要借用她的衣服来换取男人的目光,

这还真是讽刺极了。

为了给季越泽制造一种熟悉感,裴盈还是选择穿上了白依妍的外套,然后又化了一个淡淡的妆容,这才提着包包出门。

她到了公司,就直接去了季越泽的办公室找他。

当助理把她带到季越泽那个独具特色的花园式办公室时,裴盈的眼睛都看呆了,她还没有上来过这里,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精雅的办公环境。

想到白依妍以前经常出入这里,她就妒忌的眼睛发红。

裴盈站在办公室门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敲门。

里面传来了男人冷淡的声音:“进来!”

裴盈立即推门走了进去,就看到季越泽着一深天蓝色的西装,面色严峻的坐在办公椅上,看到她,他直起了身:“说吧,想要什么报答?”裴盈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