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模特介绍

她看邢星晨那脸色阴沉的,不太好,“我突然有点困了,要先睡一下,等吃晚饭的时候喊我啊。”

邢星晨看徐嫣躺下。

一开始他还以为她是故意逃避他的问题,所以假装睡觉,但是不一会,他看她真的睡着了。

邢星晨:“……”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嫣迷迷糊糊地听到音乐声醒过来。

邢星晨已经不在身边了。

那音乐声,听着,好像不是钢琴室传来的。

“邢星晨,邢星晨。”徐嫣喊道。

没有人应她。

她起床,下楼,发现楼下一个人都没有,连佣人都不见了。

她有些懵逼。

“邢星晨。”徐嫣再次喊道,还是没有理她。

梨树下的琵琶女郎纯净迷人

她顺着声音源走去,发现声音是从地下室传出来的。

地下室有好多棺材,还有守墓人,阴森恐怖的。

徐嫣不怎么敢进去,探着脑袋向里面张望。

邢星晨从里面出来。

徐嫣吓了一跳,看邢星晨身上还有红色的血迹,心里更加发毛,“在里面干嘛啊?”

“赶紧上去。”邢星晨拧眉道,“我不喊下来,不要下来。”

徐嫣瞟了一眼邢星晨身上的血迹,赶紧地上楼。

她有些怀疑,邢星晨的那些女朋友难道是被邢星晨杀了的?

但是,那个模特出事的时候,邢星晨跟她在一起。

可,邢星晨身上的血,很像是人血。

过了半个多小时,邢星晨进门。

徐嫣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起来,和他保持距离。

邢星晨看她一眼,拧起了眉头,“不要瞎想,刚才出了一些意外。”

“什么意外啊?”徐嫣追问道。

“守墓人不小心伤到手了,我帮他包扎,所以身上弄到了血,现在医生过来了。”邢星晨解释道。

“家里人都去了吗?静悄悄的。”

“他们可能在房间里面休息吧,我先洗个澡,一会该出去吃饭了,跟我一起下去。”邢星晨几分疲倦地说道。

徐嫣看邢星晨进去浴室了。

她觉得邢星晨家里肯定有秘密,特别是那个地下室里,以前她还看到一个全身都是白白的东西,用石头丢,还会发出啊,啊声,像是人发出来的。

一眨眼就不见了。

邢星晨说是狗,她觉得不是狗。

她得在身上随时准备一把刀,要是有危险,宁愿别人死,也不要自己死,反正是正当防卫。

这么想着,她赶紧的,在网上买一个固定在腿上的绳,可以把刀藏在腿上面。

敲门声响起

“进,进来。”徐嫣喊道。

佣人推开门,“少爷,少奶奶,吃晚饭了。”

“我知道了,邢星晨在洗澡,等他洗好后,我们一起下去。”徐嫣回道。

“徐嫣。”邢星晨打开了一点门,“帮我拿下毛巾,还有要换的衣服。”

“哦。”徐嫣拿了毛巾,还有他的衣服给他送过去,看到他腰上的伤痕,很震惊道:“邢星晨,腰,被划伤了,自己没有注意吗?”

邢星晨看向自己的腰上,有一条划痕,血往外冒。

他刚才洗澡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赶紧用毛巾按着,“没有大事,我会处理,先到楼下去吃饭吧。”

邢星晨说完,挂上了门。

邢星晨说是守墓人自杀,那怎么会伤到他,明显是搏斗啊。

她腿脚有些发软,现在的地下室里,不会有尸体吧。

邢星晨处理了伤口,出来,看徐嫣脸色苍白的,还站在门口,看到邢星晨,她害怕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她要是发现他们杀人了,他们会不会杀人灭口啊?

她在他们家里,这么大的地方,车子又在好几里外的停车场,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

“怎么了?”邢星晨问道,朝着徐嫣走过去。

徐嫣不断的往后退,“没,没什么,我,我就是,不,不,不饿,,出去吃吧。”

邢星晨走到了徐嫣的面前,“在想什么?”

“没。没啊。”徐嫣觉得腿软,她在床上先坐了下来。

“不要瞎想,事情不是想的哪样。”邢星晨提醒道。

“哦。”徐嫣应道,爬到床上,“下去吃饭吧,我要睡会了。”

邢星晨拧起眉头,“饿了跟我说。”

徐嫣点头,看他出了门。

她立马拿起手机,想要报警,又担心官官相护。

她给白汐打电话过去,“小汐。小汐,我觉得邢星晨可能就是杀人凶手,我刚才看到他身上都是血,他骗我是有人自杀,但是自杀的人怎么会把他的腰割伤了?”

白汐也紧张了起来,“现在在哪?”

“我还在邢星晨的母亲家里,他们喊我下去吃饭,我不敢去啊,我担心他们在饭菜里面下毒,我怀疑,有人死在了地下室,我现在身体发软,手心出汗,怎么办?怎么办?”徐嫣紧张地说道,打了个寒颤。

“我现在过来,把地址发给我。”

“我们现在过去可能要三个小时后了,邢家的安保做的很好,就算去了,也进不去,另外。徐嫣现在肚子里有孩子,邢家九代单传,是不可能伤害徐嫣的,还有,邢星晨能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我们,我不觉得他是杀人凶手,死的都是他的女友,每次他都有不在场证据,不可能是他。”纪辰凌提醒道。

徐嫣听到了纪辰凌的话,觉得纪辰凌说的也有道理。“对,对,对,我现在肚子里有孩子,他们对这个孩子宝贝的不得了,是不可能伤害我的,小汐,们先别过来,他们在吃饭,我现在偷偷地去地下室,看看什么情况,如果真的有尸体,我得报警,不然我可能真的会被杀死,特别是等我生下孩子后。”

“现在报警呢?”白汐问道。

“不行啊,要是没有尸体,警察扑空,他们就知道是我报警的了,我要先确定有尸体,才能把他们抓起来的。”徐嫣思索着说道。

“要小心。”白汐有些不放心,可她也不能飞到徐嫣身边陪她。

“嗯。”徐嫣挂上了电话。

她从床上起来,轻手轻脚地来到门口,探出脑袋,看走廊上没有人,从另外一边的楼梯下去。

她快速地来到地下室门口,看着门缝中的黑暗,心里胆寒,但是,如果她不进去,她担心自己以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