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漫画官方下载安卓

“都给我加快速度!别磨磨蹭蹭的!”

时间回到稍早一点之前,位于避风港断桥边缘的人群之间,属于铁林的声音此时正不断地回荡在一众忙碌起来的海盗之中,与之相伴的还有他抱起双臂之后不停来回巡视的眼神:“没病没伤的小崽子们去帮忙把受伤的架上去!还有我们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食物和水!一个都不准给我落下!”

“是!老大!”仿佛是进入了备战状态一般,来回奔跑的海盗们脸上也尽是一副慎重中透露出几分兴奋的神色:“马上就可以部装船了!”

“先前让你们打磨的武器和准备的弹药都放到哪里去了?你们不会给我扔到海里去了吧?还有委托给我们的那些货物——要是一会儿上船之后我发现少了一箱,我就把你们的脑袋砍下来丢到海里去!”

“是,是!”

莫名紧张起来的气氛随着这一句句喊话的出现而变得更加明显,伴随着铁林不断检视着来回景象的双目而显现在这片断桥的左右,属于朝日东升的身影却是在下一刻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与之相伴的还有听上去无所事事一样的声音:“船长老大看上去好像很忙啊。”

“如你所见,我们要出发了。”

偏着脑袋望了一眼来者的身份,铁林的目光随后也像是明白对方来意一般低声解释道:“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份晴朗的天气,不趁着这个时候出海,简直就是葬送我们海上男儿的运气呢。”

“傻子都能看出来你们要走了。”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朝日东升将举起的双手背到了自己的脑后:“不过……走得这么突然,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之前那几次也是这么走的。”向着身后的高塔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铁林声音低沉地回答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想与那位避风港之主好好地告个别,顺便感谢他这段时间以来对我和我的这些海员们的照顾呢。”

“可惜那位大人总是拒绝我们的感谢。”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遗憾的事情,这位一向将凶恶和狠厉挂在脸上的胡子壮汉缓缓地收敛起了自己身上的不羁之意:“避风港的存在对我们这些海盗们来说简直就是恩赐,越是经历过大海的严酷,我们对这份恩赐就越加无以为报。”

逆光熟女妖娆娇挺美躯

“看不出来,船长老大对那位大人的感情还挺深。”朝日东升作势抹了抹自己的鼻子:“要不要让我们替你传句话啊?”

“不必了。”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冷哼,铁林那凌厉的目光随后又缓缓地显现出来:“倒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还不走?”

“走?怎么走?”摆出了一副无辜的姿势,朝日东升向着自己身后不远处同样聚集在一起的青灵冒险团其他成员们示意了一下:“就算不考虑我们的那几位重伤员,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方法离开这个地方啊。”

“别指望我们会带你们离开,我们的船已经满载了。”

皱了皱自己的眉头,铁林随后将自己的眼中的神光隐藏到了转身的动作当中:“别怪我们无情,只不过我们的船已经是伤痕累累,经过了这几日的紧急修复之后也依然如此,而且——”

“与海盗们一起出现在大海之上,对我们冒险者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事。”代替对方说出了后半句话,朝日东升抱着后脑的脸上随即显露出一丝了然的微笑:“铁林船长不是一直准备用钢铁号的名头转行吗?怎么到现在还如此在意海盗的声名?”

“钢铁号的名头我们不会舍弃,但海盗的身份也不是那么容易洗刷的。”铁钩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明亮的金属光辉,然后伴着铁林的掩藏动作而再度收敛了少许:“与你们这些冒险者不同,每一个出身大海、并且在大海中闯下赫赫声名的海盗们,早就有了一辈子无法登入天堂、被命运女神所接受的觉悟了。”

“……”

“哼,不必为我们伤心。”

察觉到了朝日东升同样正在仰望着湛蓝色天空的模样,铁林那不屑的语气也随之显露出来:“大海的男儿从不畏惧这种程度的挑战,我们终将找到可以昂首挺胸活下去的办法,与其担忧我们能否在下一次远航中存活下去,倒不如好好考虑一下你们如何离开吧。”

“这正是我跑过来的另一个目的。”朝日东升的脸上也摆出了灿烂的微笑:“不知船长老大和钢铁号上还有没有备用的船只?救生用的小船也可以啊。”

“……备用的船只没有,救生用的小船倒是有一条,但是你们难道想用那种东西渡过整个无尽之海?它甚至连你们所有人都装不下。”

“这您不用担心,我们青灵冒险团的成员们个个都是改装达人,只要有材料和底子,我们分分钟就能——”

“老大!老大!”

来自前方的一名急匆匆跑过的海盗忽然停在了铁林的面前,将朝日东升还未说完的话与铁林的注意力一同打断了:“霍普刚刚发现了一条船!正在向我们靠近!”

“也是跑到避风港这边来避难的吗?”拧了拧自己的眉毛,铁林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断桥外碧波荡漾的大海远方:“运气真是不好呢,天晴之后才找到避风港的所在地,等他们休整结束之后,暴风雨应该早就来临了吧。”

“没这么简单老大!那条船上挂着与我们一样的旗帜!”急忙喊出了这句话,这名前来禀报的海盗随后又像是有所忌惮一样悄然望了一眼旁边朝日东升的脸:“看上去好像,好像……”

“怎么?”眉头逐渐皱得越来越深,铁林的视线开始在自己刚刚所眺望的那个方向凝聚:“难道是他们?”

同样凝聚起了自己所有的目力,朝日东升也向着铁林等人此时所注意的那个方向望去,一只摇摇晃晃、看上去同样伤痕累累的海盗船此时也带着随风摇摆的破损风帆,由大海与蓝天连接在一起的水平线尽头向着这边逐渐驶来。分辨出了隐约悬挂在船帆顶端的那抹同样的黑色骷髅旗帜,朝日东升的脸色也跟着开始变得不善了许多,属于铁林的大喝却是在下一刻猛然横贯过他的耳边,向着更远的避风港四周依然还在匆匆忙碌的人群上空扩散而去:“是黑掌的船!崽子们!准备战斗!”

“黑掌?他们居然追过来了?”

“可恶!达尔不是赔上了自己,把他们的船给凿沉了吗?他们为什么还好好的?”

“正好有了给达尔他们报仇的机会!弟兄们,给我——”

轰!

刺耳的爆炸声随后成为了断桥边的主宰,将一众海盗们刚刚准备掀起的喧嚣和群情激愤的呼喊彻底掩盖了下去,被爆炸所掀起的水花与同样被炸飞的三两道人影随后也在隐约响起的空啸声里向外扩散,与之相伴的还有来自远方那条海盗船上遥遥传来的嚣张大笑:“哈哈哈哈哈!打中了打中了!没想到第一炮就打中了,待会儿要给雷伦记首功!”

“——黑掌!你这个混蛋!”

大批倾倒的货箱与飞溅的碎石不断地落在了铁林的面前,将这位面色铁青的海盗船长愤怒的闷吼彻底激发起来:“居然还敢闯到我的面前来,老子要把你砍成碎片!“

“有种的就来砍啊!你这个老不死的懦夫。”就像是正在嘲笑着铁林一般,远方传来的大笑声音此时也正与那条海盗船一样在波涛中来回摇晃:“你派上来的敢死队没有打败我,无尽之海的暴风雨也没有打败我,现在轮到你们自己了!你已经无处可逃!”

“钢铁号从来都没有逃走,以后也不会逃走!”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断桥的一边,铁林用这样的大喝将四周其他海盗们的气势彻底激发了起来:“既然今天你送上了门,老子今天就成了你!”

“起炮!给我打回去!”

一众海盗们齐声允诺的声音中,正在断桥边来回忙碌的钢铁号船员们此时也彻底进入了战斗的状态,沉闷的爆炸声响却是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将船上的魔法大炮搬出来之前,再度回荡在了靠近断桥的这片海域周围。由魔法作为驱动力的大炮将裹挟着不稳定能量的炮弹一次次砸落在断桥上下的海面上,偶然激起的海浪与爆炸的碎石也随着另外一条海盗船的接近而变得越来越频繁了,位于断桥下方的那艘抛了锚的钢铁号此时也成为了对方的重点照顾对象,还未发起还击就随着一声声爆炸的出现而开始变得飘摇:“糟,糟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的船会沉的!”

“抛洒魔法粉尘!阻挡他们的视线!弓箭手!给我射死他们!”

“不行啊老大,距离还是有点远!”

“那就给我在岸上等着!安杰!去把船开走!绕到大桥后面去!”

“……这些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仿佛能够清晰地看到这些发生在避风港边缘的景象,位于高塔阁楼之上的莫尔纳隐藏在兜帽之下的那张面庞上此时也正闪烁出愈发明灭的黄光:“居然在我的领地上如此胡闹,我的桥都要被他们弄坏了。”

“这桥本来不就是断的么。”发出了一声如此的苦笑,趴在阁楼边窗沿的段青随后却是急忙回过了自己的头:“先别急着出手,莫尔纳阁下,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处理如何?”

“怎么,你们还有其他更好的手段?”明灭的昏黄光辉转到了段青这边,属于莫尔纳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疑惑的味道:“你们能阻止得了那些不速之客?”

“也就是说,那个自称黑掌的海盗船不是阁下熟悉的朋友,是么?”

由莫尔纳那边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段青随后用力地点了点头:“倒不是谈得上对付,只是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理由……唔。”

“看来他们与我想得一样呢。”

透过遥远的视线,段青将目光落在了此时同样正在靠近铁林那边的其余队伍成员身上,以雪灵幻冰为首的他们紧接着也在漫天的炮击所掀起的海浪中护起了各自的脑袋,同时大声地扬起了自己的提议:“铁林船长!铁林阁下!我们谈个交易如何?”

“我现在很忙!而且没有心情!”不善的面色依旧随着飘荡的黑色披风而摆在断桥的最前方,属于铁林沉闷中带有杀气的声音也随着这几人的出现而稍稍褪去了少许:“有话快说!”

“我们也加入战斗吧。”

指了指不远处依旧还在靠近的那条船,雪灵幻冰的脸上反而显现出了淡然而又自信的微笑:“钢铁号是否需要我们的援助,帮你们一起干掉那条海盗船上的敌人?”

“……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段时间沉默之后的铁林随后发出了一声冷笑:“就凭你们?”

“当然。”

白色的长枪在阳光下忽然反射出了刺眼的光辉,将一道瞬间飞起的枪气笔直地送到了断桥的外侧,一枚遥空飞来的魔法炮弹随后也在这道枪气的横贯之下分裂崩解,在空中炸成了一道沉重的灿烂烟火:“我们的实力在过去这段时间里已经得到了许多次的证明,阁下应该对我们投注一些更多的信任才对。”

“如你所见,我们现在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目光在这道横贯天空的笔直白色轨迹上停留了片刻,铁林的表情也终于开始变得松解:“我们可没有什么酬劳可以付给你们。”

“酬劳我们已经想好了。”

示意身后的其余玩家们开始行动,雪灵幻冰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然的微笑:“只要多挡住几次炮击,他们应该就会放弃远程的轰炸,一旦接近过来开始白刃战,我们就有机会反杀过去,登上他们的船只。”

“抢船可是海盗们的专利,那个时候就是你们发挥你们长项的时候。”她甩开了自己的长枪,枪尖在那条摇晃不已的海盗船所在的方向比划了一下:“抢到什么东西都可以归你们。”

“我们只需要那条船,作为我们此次出手相助的酬劳和战利品就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