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为什么这么卡

华梓昀一开始以为萧同学带了两只狐狸。

虽然萧同学肩膀上那只小狐狸身上的红纹让他疑惑了一下。

但是之前他满心想的都是自己莫名昏睡的事情,便也没在意一只有着奇怪红纹的狐狸。

再奇怪,也只是一只狐狸而已。

那些红纹应该是萧同学自己或者让人画上去的。

宠物美容他也不是没听说过。

可是,事实证明,那还真不是一只狐狸。

那是一只妖怪。

那红色的纹饰……是妖纹吗?

华梓昀若有所思,打量的目光在萧骁怀里的小白狐上身上徘徊。

肩膀上的那只是妖怪的话,那这只呢?

也是妖怪吗?

夏莫miki的甜美风华

可是这只的身上没有妖纹,也没有什么其它奇怪的地方,完完就是狐狸的模样。

……

“这只……”

萧骁抬起手摸了摸小白狐的脑袋。

还真不好说。

壳子是普通狐狸的。

内在却是一只妖怪的。

“我说过,一般人看不到妖怪。”

“嗯?”

突变的话题让华梓昀有些懵,他愣愣的点了点头,“嗯。”

“那我在别人眼里会是什么样子?”

萧骁的眉眼微微弯起。

什么样子?

华梓昀怔怔的看着萧同学。

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啊!”

他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果然是睡多了,脑子都糊涂了。”

要是萧同学怀里的这只小白狐也是妖怪的话,那萧同学在被人眼里不就成了姿势诡异的怪人了吗?

明明怀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却一副抱着什么的样子……

就像萧同学说的,一般人可看不到妖怪。

刚才华父、华母的表现也都很正常。

显然,他们看得到这只小白狐。

……

“真是糊涂了。”

华梓昀晃了晃脑袋。

这么浅显的事实他还要被萧同学提示了才好不容易发现了,自己的迟钝反应真是有些伤到他学霸的尊严了。

亏他之前还总是自诩观察入微、明察秋毫。

……

萧骁笑了笑。

这个结论是华梓昀自己得出来的,他可什么都没有说。

……

“那只红眼睛的是什么妖怪?”

华梓昀好奇的问道。

虽然他也在想他是不是接受自己能看见妖怪的事实太快了?也接受世上竟然真的存在妖怪这件事太快了?

但是,想知道的东西太多,他顾不上为这些事吃惊了。

他更迫切的想知道多一些关于妖怪的信息。

他想知道那只让他在床上睡了一个月的妖怪的信息。

……

“領胡。”

“領胡。”

华梓昀喃喃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奇怪的名字。

但也很有妖怪感觉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先入为主的原因。

……

“它为什么要攻击我?”

“不是它攻击你,是你自己撞上了。”

“……什么意思?”

华梓昀觉得自己又听不懂萧同学的话了。

“我没有做什么啊。”

……

萧骁笑了笑,“你看到了它的眼睛。”

“啊?”

华梓昀一副云里雾里的模样。

他看到了那只妖怪的眼睛,所以就被攻击了?

真是……好任性的妖怪?

……

“領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虚弱期,身实力十不存九。”

萧骁开口解释,“唯一的自保手段便是它的那双变红的眼睛。”

“变红?”

那也就是说……

“領胡不处于虚弱期时候的眼睛是白色的。”

果然。

萧骁接下去的话验证了他的猜想。

“白色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红色眼睛的攻击是被动的。”

“也就是说,只要你对上了領胡的眼睛,你就会被它的那双红色眼睛攻击。”

“領胡也无法控制它的眼睛。”

“那不是连反抗都做不到?”

一个照面就晕了还反抗什么?

“不,红色眼睛本就是領胡虚弱期聊胜于无的自保手段而已。”

萧骁摇了摇头,“只要你克服心理的恐惧,摆脱幻像,就不会被影响。”

“好像您说的很容易?”

华梓昀有些怀疑。

“是不困难。”

“……我有种白遭殃的感觉。”

他怎么觉得自己有些冤?

人家妖怪也没有针对他,他就自己撞上去了。

“你不是毫无感觉?”

萧骁眉梢微扬。

“……那双眼睛还是让我有些心有余悸的。”

现在的他还没有办法正视记忆中的那双红色眼睛,每每想起都让他心悸不已。

他不由得苦笑,“遇到的第一只妖怪就是这么一只情况特殊的妖怪。”

“还送了我一份大礼。”

他摇了摇头。

虽然他一点都不想要这份大礼。

差点就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要不是遇到了萧同学,他也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

“那我怎么醒来的?”

华梓昀好奇的问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

“啊?”

华梓昀一愣。

但是很快,他的脸上就浮现了恍然的神色,“您是说……”

“那只妖怪的身上有让你醒来的解药。”

萧骁接下了华梓昀的话。

“哦。”

华梓昀头点到一半突觉不对。

他倏然睁大了眼睛,“萧同学,你解决了那只妖怪?!”

解决了一只妖怪?!

“没有。”

萧骁摇了摇头,“这件事它也是无意的。”

“我只是请它帮了一个忙。”

刚要松口气的华梓昀顿时被呛住了。

“咳咳~您……您请那只要妖怪帮了个忙?”

“它同意了?!”

妖怪这么好说话的吗?

明明这只小不点妖怪一副对他不屑理会的傲慢模样。

但是面对萧同学的时候,倒是一脸的卖乖讨巧。

所以说,人与人间的待遇差别真大。

华梓昀表示羡慕嫉妒恨。

……

“嗯,它同意了。”

萧骁点头,随即嘴角微微翘起,“当然,我稍微用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

无伤大雅的小手段?

华梓昀忍了忍,把那句“你确定吗”咽回了肚子里。

他怎么莫名有种那只妖怪倒霉了的感觉?

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差不多把这句话写在了上面。

萧骁笑了笑,“过程不重要。”

“结果才重要。”

“而且,虽说它是无意,毕竟你是因为它的眼睛而昏睡,它也是疏忽大意了,那么,它总是要负起相应的责任的。”

#